您现在的位置:江苏森达热电总公司 > 阅读详细内容
 
  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  
  〖 ※ 发表时间 2020-8-8 ※ 〗  
     
 
 
 

人是社会的人,不能离群索居。鲁滨逊流落到一个与世隔绝的荒岛,终于还是得到一个星期五(当地土著居民)与之相伴。无论从事何种职业,都得与人相处。这就有个知人与自知的问题。

知人不易。所谓“知人知面不知心”,当面说得好听,背后却在砸锅。权位在身时,给你吹喇叭、抬轿子的马屁精们竞相表演,演技一个比一个高超,你要是受用,身子跟着飘起来,不免栽跟头。一旦倒下去,树倒猢狲散,多年的老同事、栽培过的老部下,可能翻脸不认人。苦酒的味道就够你品尝的了。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,一个人的真面目终究有能看得清的一天的,只怕你等不到这个机会了。

自知更难。老子言,“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”庄子把它形象化,“臣思智之如目也,能见百步之外,而不能自见其睫”,“故知之难,不在见人,在自见,故曰:自见之谓明。”严复也有一说,“智如烛,明如鉴。”燃烛点灯,能看见别人面目,却看不见自己真容。既能照人并能照自己的,只有明鉴,故真正高明的人,不在知人,而在自知。

清代学者钱大昕在《弈喻》一文中讲了一则亲身经历。在友人家观棋,一客数败,他在一旁急,指指点点,这个客人棋下得太臭了。接下来,客人请他对垒,他不辞让,正好一显身手。哪知才走数子,已处下风,刚过半局,力已不支,终局这个败将竟胜自己十三子,不禁脸红羞愧。以后再去友人家观棋,就默坐闭嘴了。钱大学者由此感慨,人总是各是其所是,各非其所非。然则人之失者,未必非得也;吾之无失者,未必非大失也。

自知难矣。“知不知,上”,知道自己是无知的,上;“不知知,病”,不知道自己其实是无知的,是病。人们(包括笔者)常犯的恰恰是这个病。明于知人而昧于自知,可以把别人的毛病数落一通,对自身的毛病却视而不见。看人豆腐渣,看己一枝花。众星捧月,在阿谀奉承的包围中,以为自己真是那个月亮了。原来挑六十斤的担子都满头大汗,现在以为什么样的担子都能挑了。出了昏着,还“以其昏昏,使人昭昭”呢。

北京人艺当年应《文汇报》之邀,带《茶馆》原班人马来沪做一场告别演出,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著名艺术家、翻译家英若诚扮演的仍是跑龙套的角色刘麻子。闲聊时,他说过一个童年往事。他出身在一个大家族,每次聚会吃饭都是二三十个人围坐在一起。一次家族聚会,他来个恶作剧,躲进一个柜子里,想等别人找不见他时,再从柜子里跳出来,吓大家一跳。哪知直到聚会结束,也没人发现他缺席。英若诚说,由此他悟出一个道理,永远都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,那是很蠢的。

一切不自知的根源,莫不是自己把自己看得太重,既不自知,也不可能真正知人,信吗?

(总公司办公室转载,作者:史中兴)

 

 

 
     
 
 
公司概览 | 新闻中心 | 经理讲坛 | 法规制度 | 企业文化 | 党群视窗 | 人力资源 | 他山之石 | 客户服务 |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 2008-2009 江苏森达热电总公司 联系电话:0515-86253300 传真:0515-86253310 E-mail:root@sendapower.com
苏ICP备11048573号 地址:江苏省建湖县经济开发区经一路158号 邮编:224700 技术支持:飞凌网络